作者:普子胥

出品|网易科技《态℃》栏目

近期先后遭遇腾讯减持“风波”、抖音饿了么战略合作等“坏”消息后,美团一份表现较为强劲的财报,似乎能为市场服下一粒定心丸。

8月26日,美团(03690.HK)2022年第二季度业绩以及半年度业绩发布。2022年Q2美团营收同比增长16.4%至509亿元,经营亏损同比降低84.8%至4.9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20.6亿元,实现扭亏为盈。2022年上半年,美团营收同比增长20.3%至972.07亿元,经营亏损同比减少24.2%至60.7亿元。

成本层面,Q2美团销售成本同比增长13.2%至354亿元,销售及营销开支90亿元,上年同期为108亿元;一般及行政开支25亿元,上年同期21亿元。

在降本增效盛行与疫情反复的2022大半年里,多重外部环境因素叠加并未使美团“躺平”。相反,营收增长、成本压缩、以及新业务的持续增长,成为美团“逆袭”的缩影。

不过,随着美团业务架构全新调整以及新业务对资金与资源的长期虹吸,并伴随美团零售战场持续扩大:风险与机遇、竞争与挑战,或将成为美团2022下半年,乃至更长时期内的主题。

一、美团现金奶牛“合并“同类项,透露什么信号?

美团2022Q2财报的一大重点在于业务的调整。

此次,美团业务重新划分为:核心本地商业与新业务。具体来说,核心本地商业主要包括原有的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还有美团闪购、民宿以及交通票务;而新业务主要包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餐饮供应链(快驴)、网约车、共享 单车、共享电单车、充电宝、餐厅管理系统及其他新业务。

按照全新划分,美团的核心本地商业部分收入,由2021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337亿元同比增长9.2%至368亿元,其经营溢利同比增长39.7%至人民币83亿元,经营利润率提高至22.5%。而2022上半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营收709.59亿元,同比增长13.6%;经营溢利129.66亿元,同比增长35.9%。

核心本地商业的全新搭建,其透露的信息是多重的。

重要之处或许在于,美团一直以“外卖+“到店、酒店、旅游”为盈利稳定的驱动双轮,但如今公司的盈利范畴开始扩大:实际上,成立多年的美团闪购其具体盈利表现虽并未完全透露,但借由美团外卖用户群和现有即时配送网络,美团骑手群运力在两餐高峰后可在闪购上充分释放,其日订单攀升逐渐攀升——例如,2022年美团闪购第二季度日均订单量达到了430万。

不过,疫情影响是双面的:一方面,疫情加快了美团闪购在人们应急场景下的使用频次,并让其养成一定程度的用户依赖和使用习惯。但对美团曾经的盈利核心之一“到店、酒店、旅游业务”来说,影响无疑是无可避免的。对此,美团表示:受到疫情反复严重影响该业务2022年第二季度收入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与外卖、闪购等业务合并,该业务的具体表现情况美团不再显示。虽然,美团平台用户人均交易频次同比增长16.2%至38.1笔,美团平台年活跃商户数本季度增长至920万,创历史新高。

但业务全新调整带来的“微妙”之处,也让曾经最为赚钱的外卖业务的具体表现无从寻找——美团Q2财报显示,外卖业务与闪购业务合并显示的总订单同比增长7.6%,但单独业务订单量并未显示。同样,美团在Q2新的统计口径下包含外卖以及闪送的配送服务收入为159.5亿,但单独业务表现也无法寻找。

二、美团的无限竞争,才开开开始

不过,美团“现金奶牛”为美团“零售+科技”大战略服务的大方向没有改变。其中,与零售密切相关的新业务,则是美团寻求第二增长曲线的重中之重。

自长期巨大的投入后,美团的新业务增长较为平稳线性。2022年Q2,美团新业务分部收入同比增长40.7%至人民币142亿元,原因在于零售业务的增长推动。而美团新业务经营亏损环比收窄至人民币68亿元,上年同期经营亏损87.85亿元,经营亏损率改善至48.0%,主要由于商品零售业务的经营效率提高。而美团2022上半年新业务营收同比增长43.2%至262.48亿元,经营亏损152.43亿元,上年同期经营亏损165.29亿元,同比收窄。

但正如美团在财报中提到的那样:“新业务板块中的所有业务均需要迭代商业模式和更多资源。我们的管理层将定期审阅这些业务的发展,并动态调整资源分配和策略。”

而这,起码意味着两点:一是美团新业务的现有商业模式,还有变化,或者说调整的空间。这也侧面印证了美团在新业务范畴里的发展,并非全部一帆风顺。例如,近期相关媒体报道美团电商业务因为发展不利已与美团优选事业部合并,美团方面未有回应。

二是,“更多资源”则意味着美团对新业务的资金投入,还远远没有抵达终点。例如,美团Q2就加大了对包括冷链物流、仓储在内的零售领域的探索和建设,并持续增加相关科技研发的资金投入:二季度,美团研发支出增长至52亿元,同比增长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受多重因素的影响,美团2022年上半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达到20.4亿,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达到74.4亿。虽然2022年二季度美团投资资金流出大幅减少,侧面印证了美团“节衣缩食”与相应的收缩谨慎。

但美团2022年上半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74.33亿,而去年同期则为流入546.1亿元。而在经历了又一年对新业务、尤其是对零售领域的大量投入后,美团2022年上半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55.5亿元,相较2021年同期的713亿则大幅减少。

这对于推崇《有限与无限游戏》的王兴来说,美团“没有边界”的零售战略,需要真金白银长久的支持,未来压力只大不小。

一方面,无限的边界,才能进行无限的游戏,也势必导致无限的竞争。实际上,无论是多日达、次日达和30分钟达,无论是淘宝、拼多多、京东以自建仓库和配送团队的方式,围绕“给消费者送东西”的核心,美团在零售市场的发力,避无可避地与更多巨头短兵相接。近来京东试水外卖,字节在本地生活的加大投入以及与饿了么的战略合作,或许只是这场竞争的缩影。

但另一方面,或许,未来随着美团对自身整体零售架构的逐渐完整,向全品类、全时段迈进,开始补足供应链形式、物流配送、仓储建设等,巨大的压力或许也会收获巨大的收益与机会。例如,一份由中研产业研究院公布《2022-2027年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现状分析及发展前景预测报告》显示:2026年,中国即时配送服务行业订单规模将接近千亿量级,达到957.8亿单,2021~2026年复合增速为28.0%,行业整体仍处于快速发展路线上。

正因如此,无限的游戏往往伴随巨大的回报,水大鱼大是风险无限,但也是风采无限——不讲故事,只讲实现:美团的“无限竞争”,或许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