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天下网商,作者 | 丁洁,编辑 | 李丹超

8月24日下午,一则落款为北京慧聪叁陆零科技有限公司的停工待岗通知称:“因公司经营遇困难,经公司讨论决定,将于8月25日停止经营,全员停工待岗,办公区关闭。待岗期间第一个工资支付周期仍按原标准发基本工资,第二个工资支付周期开始,提供待岗期间当地最低工资的70%作为员工基本生活保障。”

这则停工消息一时在互联网引起热议,很多网友将其解读成“慧聪不行了”。互联网博主吴蚊米发微博称:“任正非刚伤口撒完盐,慧聪网马上就宣布不活了。”

慧聪叁陆零和慧聪网是何来路,年轻人不一定知晓,但中国电商的第一批从业者们对它们并不陌生。二者都是慧聪集团旗下品牌公司,慧聪集团成立于1992年,曾一度是中国最大的B2B产业公司。2003年,慧聪网在港交所上市;十年后,其股价翻升2.5倍,创始人郭凡生曾对外表示,“5年内超越阿里巴巴”。

关于此次事件,慧聪网回复,此次发布员工待岗通知的公司主体是北京慧聪叁陆零科技有限公司,主营的是慧聪网的电话销售业务,占集团业务体量不到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天下网商》在采访中发现,这一关停影响不小,不少慧聪网员工和商家都在社交平台维权。

这家在30年前曾日入几十万元的互联网公司,已连亏三年。上市时市值96亿港元,现在公司不足5亿港元。

郭凡生曾在一次演讲中发表过关于“挣钱容易花钱难,挣太多的钱是负担”的言论。不知道这位曾经的中国电商大佬,如何看待当下的风云变化。

慧聪怎么了?

曾经名噪一时的慧聪网深陷舆论漩涡。

在“停工待岗通知”发出以后,一位慧聪员工在抖音发相关视频。“上班10分钟被通知回家停工待岗是什么体验?”据该员工透露,公司在今年5、6月份的时候已经欠他们一部分工资了,7月份也一拖再拖。

“你知道回家待岗是多少钱吗?大概也就是两千多块钱,两千多块钱他还要发70%,也就是一千多块钱,我希望不跟公司仲裁。”

8月25日中午,该员工再次在抖音更新后续,称公司全体160多人包括产品、研发、运营、行政、渠道、客服、电销的同事,在拒绝停工待岗通知后,所有的后台无法登陆,门禁指纹出现异常,领导对拖欠工资只字不提,公司大群直接被禁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此事,慧聪网方面回应称,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小企业的发展受到极大影响,慧聪部分业务也受冲击,电销部分已接连亏损多年。慧聪集团CEO张永红回复经济观察网,“不是什么大事,B2B电销没法做了,政策也不允许。”

业务关停,已经影响到部分平台商家。

潘老板在几天前刚入驻慧聪网,是平台的一位新商家,主营旋转供料器。他告诉《天下网商》,因为疫情原因不方便出差,所以转型网络销售,经人介绍,他入驻慧聪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天他也关注到了慧聪分公司关停的消息。“刚交了不到一万块的年费,听说慧聪分公司倒闭了,现在客服电话打不通,不知道怎么办,”他说。

一位浙江的老板则直接在慧聪官方号下求助,说对接的销售电话打不通了,不知道还能和谁对接。

就在几天前,慧聪集团发布2022财年年中报告,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1.17亿元,同比下降13.44%,归属母公司净亏损7473.50万元,亏损同比减少27.77%,基本每股收益为-0.06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财报提到,慧聪电话销售业务未达预期、逐年下降,并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实际上,慧聪集团近年来业绩持续下滑。据公开信息,2019年慧聪集团净亏损3.76亿元,2020年净亏损7.46亿元,2021年净亏损6.63亿元。

“电商教父”的得意作品

大部分90后甚至没有听过慧聪网,但熟悉慧聪网的人都会感叹:这曾经是一家“厉害”的公司。

慧聪网成立于1992年,从做线下商情业务起家,而后转型互联网,是中国B端企业服务商和行业门户。2003年12月,慧聪网成功登陆港交所,不仅成为中国最早的B2B电子商务上市公司,还在一夜之间创造了126个百万富翁。而彼时,淘宝网才刚刚成立。

30年前,郭凡生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创业。他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自称“中国分类广告之父”。他下过乡、当过兵,创业前在国家体制改革研究所就职,是张维迎、冯仑等在国家体改委工作时的前同事,而后下海经商创立慧聪。在慧聪面前,阿里巴巴1688平台属于后生仔,在当时的B2B领域,几乎没人能与慧聪抗衡。

郭凡生多次分享自己赚得第一桶金的创业经历:他和业务员一起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将家电、计算机等经销商的报价信息收集起来,进行分类、加工处理,并在《首都经济信息报》和《计算机世界》投稿,后来开始油印小16开本《中国商情快报——家用电器》,面向北京家电商场发行,这就是慧聪商情的前身。

因为做“商情信息差”,慧聪的前半生过得风生水起,很快成了中关村最大的商情信息提供商,在上世纪90年代就年入百万。

郭凡生曾说,“一个好的财富制度,没有钱可以赚钱,可以把笨人变聪明,把懒人变勤快;而一个差的制度有钱可赔光,有业务会做不出来。”他推崇一套像“共享经济”一样的股改制度,自1992年开始实行劳动股份制,将企业70%的利润与员工分享。这套共享制股权激励经营方式,是郭凡生认为慧聪能成功的最重要原因,而后他创办慧聪学院,作为讲师,上课内容也大多是股改优化公司管理的内容。

彼时的阿里巴巴1688业务也开始快速发展,在业内人士看来,两家公司的业务模式非常类似,但当时“财大气粗”的慧聪并未意识到若干年后阿里巴巴的发展,因此出现了一个常被人反复提起的经典画面:

在2006年的央视推出的创业者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里,一位初出茅庐的年轻创业者预言:“我更看好阿里巴巴,因为它会整合各方面优势,它现在正在全力收购雅虎,等到它腾出手来就会打你慧聪网。”

郭凡生笑着答:“我已经这么有钱,这么成功,你居然不看好慧聪网。是,我不行。这要让历史来说话。”

这个年轻人叫张向东,他创立的万网之后以5.4亿元被阿里巴巴收购。

转型来得有点晚

当年同在to B领域慧聪和阿里巴巴,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前者,围绕关键词“聚焦”,不断给自己业务做减法,除了在2015年用15亿元收购中关村在线,接下来的几年中一直缺少吸引人的新业务,有位在慧聪集团工作多年的人士表示慧聪网的业务就是老,缺少创新,没有及时转型。另一边,阿里巴巴开始了一场更全面的布局,进入更广域的C端市场。

2013年,实体经济不景气,中小企业面临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上涨的压力,不少中小企业发展艰难。行业情况也影响到了当时身处B2B行业中的企业,比如像慧聪和阿里巴巴1688这样的靠收广告费赚钱的公司。

一位业内人士称,当年,慧聪和阿里1688业务掐得很紧,他回忆,当时1688刚推出优质商家的概念,一个月后,慧聪也仿效开始做客户分层。最激烈的时候,阿里的电销小二每打5个电话,就有一位客户会说“刚慧聪也找了我”。当时两家的销售会去对方的平台搜信息、找资源。

但很快,阿里重整了赛道。2012年6月,阿里B2B公司宣布以每股13.5港元(发行价)进行私有化,撤离港交所,为后来集团整体上市铺路;同年,阿里拆分为淘宝网、天猫、国际业务、小企业业务、阿里云等7大事业群。

“当时的1688定位更清晰,打出‘找货源就上1688;找产业带就上1688’的概念,不断传递出品牌力,同时,淘宝、天猫正在快速发展,在国内建立更大影响力,各个业务呈现出更清晰的脉络,在创新力上更胜慧聪。”

同期的慧聪CEO,是郭凡生的侄子郭江。但郭凡生对侄子的表现并不满意,曾对郭江直言:“慧聪你要交出来。”2017年,浙大毕业、前颐高集团总裁刘军接任慧聪CEO,他不仅淘汰了10%左右员工,又从各大互联网公司挖来100多位高管,这目的是让慧聪网从传统B2B平台向产业互联网转型。

刘军的大刀阔斧是有效的,2019年慧聪集团实现总销售收入148.33亿元,同比增长40.2%。现在,慧聪集团将业务重心放在“慧聪网+中关村在线+兆信科技”三大业务上,并用“投资+孵化”方式来支持垂直赛道的发展。但这场转型来得有些晚。

一位员工称公司内部的金字塔结构愈发明显,近几年不断有同事离开。截至8月26日收盘,慧聪集团总市值为4.19亿港元,总市值离高点百亿时暴跌超9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曾在某市家电协会任职的小徐告诉《天下网商》,她曾带领一支老板团听过郭凡生的企业家课,“郭老师开的是股改方面的研究课,他讲课的时候挺有魅力的。”这位67岁的中国电商“大佬”,他的创业故事和创业精神都令人钦佩,不过退居二线的他,此刻或许难言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