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的人可以称之为人,但是有些人却不配称之为人,他们有着黑暗的心和恶势力,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些人看起来像人,可实际上已经不能称作是人了,而是披着人皮的恶魔,时刻把内心的欲望作为行动的标准,伤害着别人,满足肮脏的内心,真的很想问一下这样的人从小是受了什么教育?

“我要是不答应他,他就扬言把我的裸体照片发到工作群里面,我实在是害怕才同意的,我真的是承受不住压力了,我感觉生不如死。”

王荫荫今年25岁,毕业后就从老家来到这个城市的一家私企工作,作为刚进入社会不久的上班族,压力自然很大,可是万幸主管李子膜很照顾她,这让王荫荫很感谢李子膜。

李子膜今年33岁,前几年结的婚,还有一个孩子,和王荫荫是上下级关系,因此工作交集很多,李子膜看起来非常和蔼,这给王荫荫很大的安全感,而随着交流的深入,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变得不正常。

“我第一次知道她对我有好感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毕竟他已经结婚了,然而他跟我说是真的喜欢我,而我也不好直接拒绝他,退一万步说他是我的领导。”

也就在这种半推半就的情况下,俩人的关系也发展到不仅仅是同事关系,平时李子膜下班拉拉王荫荫的小手,送她回家也是常事,偶尔还会给王荫荫买一些礼物,请她吃饭,在外人看来俨然一对情侣。

前不久一次李子膜晚上送王荫荫回家后,也跟着王荫荫上了楼,这个房子是王荫荫租的,因此就她一个人住,而李子膜上楼后就开始手上不老实,嘴里也说着一些不着三四的话,这让王荫荫很反感,并且极力的反抗,甚至一推之下还让李子膜 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让两个人的气氛瞬间冷却,王荫荫就撵李子膜走,可是李子膜却不离开,反而再次强行去脱王荫荫的衣服。王荫荫身子薄,力气小,根本就不是李子膜的对手,而李子膜脱光了她的衣服,先是一顿拍照,然后就要和她发生关系,可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李子膜的电话突然响了,是李子膜的妻子,这才让李子膜冷静下来,最终也未能得手。

“之后我也想过报警,可是再三犹豫,一方面觉得可能是主管冲动了,另一方面对我也是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因此我选择没有说,也以为这事就那么过去了,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变本加厉。”

之后李子膜通过邮件,短信,电话等所有手段,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王荫荫,表示如果王荫荫不满足他的需求的话,就把她的照片发到群里面,给所有人看。这让王荫荫差点崩溃,最终承受不住压力,同意了他的兽欲。

“接下来一年时间,我整整被性侵了33次,每次都非常粗暴,每次都像噩梦一样,身体还有那种被抽离的疼痛感,最终我坚持不住还是决定报警。”

李子膜的行为自然是违反了法律,也注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回归情感,王荫荫在这件事上也有诸多不妥才最终酿成大祸。

其实能发现,李子膜对王荫荫的侵犯也是循序渐进的,最开始也只是拉拉手,吃吃饭,其实这是最基本的恋爱的方式,可即使如此,李子膜和王荫荫也不成立,因为李子膜是已婚男,他背叛家庭和王荫荫搞暧昧,这本身就不被道德和法律允许。

同样王荫荫一开始也知道李子膜是有妇之夫,却依然不懂得和他保持距离,虽说是领导,但是做人要有底线,无论什么事,什么话都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已婚男搞暧昧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而最终受伤的也一定是自己。

因此如果王荫荫最初就拒绝,即使被李子膜“穿小鞋”,那么“此处不爷自有留爷处”,李子膜并不能只手遮天,再说也有更大的领导做主,还有朋友、家人,最后也有法律,自爱自重维护自身权利,这才是社会上生活、工作最重要的前提。

作为女人,要时刻懂得保护自己,该拒绝的拒绝,该不同意的不同意,一味地委曲求全只会让对方更加欲望不满,最终伤害到你。

而再说到李子膜,我从不惮于用最坏的想法去思考别人,可人性的善恶却总让我觉得可怕,有人说人性本善,可在我看来人性真的是“本恶”,只有经历后天良好的教育才能变好,可这也是概率性的。

因为对于李子膜我相信他经历过不错的教育,所以才有好的工作,美满的家庭,然而他内心恶的种子却让他无所顾忌,最终才酿成大祸,他自己走入深渊不要紧,却让一个纯洁的少女也陷入一辈子的痛苦中,他不是人,而是恶魔,是一个肮脏的魔鬼。

姑娘如果遇到这种被侵犯的行为一定要及时学会报警,你的不报警就是在给犯人希望,而且还会助长了这种行为的泛滥!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不缺乏看到这样个别的案例,不仅是上文故事中的姑娘还有很多姑娘正在遭受这样的威胁和魔掌。

马勤云今年23岁,因为没什么文化,所以进入社会后辗转就来到了周怡萍的餐馆打工,而周怡萍有一个女儿,和前夫离婚后就一个人带,因为前夫背叛了自己,所以女儿的姓氏也改成了姓马。

马勤云虽然没啥本事,但是长相帅气,不久周怡萍的女儿舟子文就喜欢上了马勤云,主动示好下就和马勤云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可是因为舟子文还在上学,俩人的关系就一直没有公布,只是偷偷地谈恋爱。

可是年轻人做事是最没有分寸的,马勤云和舟子文竟然在冲动下就去了宾馆打破了禁忌,发生了关系,后半夜精神头依然很好的马勤云,看到被自己折腾到昏睡过去的舟子文,竟然偷偷用手机拍了她十几张裸睡的照片,藏在了手机里面,最初的目的是打算没事的时候自己看看。

之后马勤云为了有更好的发展,于是去到了外地工作,而舟子文也离开家去外地求学,两人的联系也逐渐少了起来,可其实马勤云根本就不喜欢舟子文,反而离开之后一直想着老板娘周怡萍。

于是在外地挣了点钱后,就邀请周怡萍趁淡季来他所在的城市旅游,并事先给她买好了往返的机票,这让周怡萍非常感动,于是想也没想就去了,期间在马勤云的引诱下,也顺理成章地发生了关系,而马勤云也大方的管了周怡萍在这块所有的消费,差不多有大概4500元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马勤云在周怡萍餐馆打工的时候,周怡萍的哥哥曾经管马勤云借过一万块钱,当时只说是周转一下,可是之后周怡萍哥哥却始终没有还马勤云钱,即使在马勤云离开去外地前,周怡萍的哥哥也只还了5500元,还剩下4500元一直拖着。

而此时周怡萍还在和马勤云你侬我侬之际,周怡萍突然从哥哥那里听说,自己女儿当年和马勤云处过对象,这让周怡萍当即暴怒,询问马勤云后甚至还得知女儿的清白之身都给了马勤云,这是周怡萍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事情,立马提出了分手。

马勤云最初感觉理亏,也没有纠缠周怡萍,可是两家人闹翻之后,周怡萍的哥哥还欠自己不少钱呢,可是再次索要,哥哥依然还是不还自己钱,反而咒骂自己,这让马勤云也生起气来。越想越生气就觉得之前给周怡萍花的钱也不值得,于是就想起了当年拍舟子文的裸照,将照片发给了周怡萍,向她进行威胁,并且索要为她花费的4500元以及她哥哥欠自己的4500元。

看到这一幕,周怡萍吓得直接瘫倒在地,因为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就是另一回事,当即就通过转账的形式把9000元打给了马勤云,就怕这种照片流传出来毁了女儿一辈子的名节。

然而之后周怡萍还是不放心,咬了咬牙决定报警,而马勤云也不敢托大,知道周怡萍报警,也随即投案自首并且认罪认罚,最终被判处了六个月。

马勤云发裸照威胁这件事自然违反了法律,可这件事本身还有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首先就是舟子文,虽然还在上学,但是情窦初开,也可以谈恋爱,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即使对方比自己大不少。然而千不该万不该,不能偷吃伊甸园的“禁果”,也就是这一个冲动的行为也为舟子文未来的生活埋下了祸根。

其实无论是轻易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还是被当时的男友拍了裸照,这对恋爱的女孩、未来待嫁的女人以及成为人妻的妇女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一幕,不仅百害而无一益,更是无论在人生还是在名誉上都是一种亵渎。

作为女人要懂得保护自己,正如亦舒所说:自爱,沉稳,然后爱人。如果自己都不懂得保护自己,那么谁还会去珍惜你呢?

而这话既是对舟子文这样的女孩说的,也是对周怡萍这样成熟的女人说的,周怡萍也是一个可怜人,被丈夫背叛,可以知道她内心有多痛苦,通过把女儿的姓氏都改了就能发现,可多年后终于再次肯付出感情,却发现对方竟然还和女儿睡过,这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可以接受的。

因此无论是第一次恋爱,还是再恋爱都要睁大双眼,看清对方的每一个细节,“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好男人才是一辈子的幸福,否则只会让自己痛苦一生。

而说到底这一切都是马勤云弄出来的事情,最终受到惩罚也是情理之中,这说明做人做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而马勤云就是冲动以及好奇之下做了不该做的事,才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有人认为马勤云很被动,也有人说马勤云是渣男,可无论怎么样,马勤云最终都是没理由,甚至犯法,也实在令人唏嘘感叹。

感情这件事强求不来,更不能为达目的做违背他人意愿的事情,这样的感情不仅得不到,反而失去的更多,距离自己梦想的幸福相差甚远!

像这两件故事的背后都是因为姑娘们的软弱不愿报警才会导致犯人一次次的攻击,而如果你及时报警的话,那他就会依法受到制裁了。

刚满18岁的张露婷被房东楼家驹,在自己的出租屋内强制猥亵,她选择了报警,将一切公之于众,为讨个公道。也为让更多人看到嫌犯的真实面目有人威胁要曝光她的真实样貌,19岁的张露婷在微博上发了自拍,我长这个样子,你们威胁不了我

这一天她回到自己在杭州的出租屋,被房东楼家驹尾随进卧室强制猥亵。楼家驹看着张露婷哭喊求饶,说“我就喜欢你这么可爱的样子”。

不幸中的万幸,是她看准时机将楼家驹锁在外面,又让同在杭州工作的表哥从窗户(一楼)接应并报警,才逃过更可怕的噩运。

警方立案后,楼家驹的母亲打了张露婷一巴掌,扬言“你要是让我儿子坐牢,我就要你这条命”。没过多久,楼家驹的父亲来到张露婷的老家,说张露婷在外面“犯了事”,此来打听寻人。

案件公之于众带来的压力才刚刚开始。张露婷遭受的骚扰和攻击,除了来自楼家驹的父母,还有来自网上的质疑和恶意揣测。“受害者有罪论”源源不断折磨着她,有人威胁她要公开她的真实样貌,让人们看看“被强奸的女人”长这个样子,让所有认识张露婷的人都联想到她遭受过的可怕经历。

楼家驹因“强奸未遂”被判入狱两年。两个月后张露婷在自己微博上发了一张自拍:“我叫张露婷,长这个样子,你们威胁不了我”

楼家驹的母亲,可以打受害者一记响亮的耳光,中气十足地骂张露婷“婊子”并且说出说出“你要是让我儿子坐牢,我就要你这条命”,以及很多不堪入耳的辱骂;

楼家驹的父亲,在对峙的时候说“XX局长我认识,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麻烦人家”,可以找到张露婷老家,拿着她的照片和身份证到处败坏名誉,骚扰她的家人。

就连楼家驹本人,在实施侵犯后还可以坦然地邀请张露婷一起去吃饭。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很快网友便人肉出了楼家的“背景”。楼家驹父母在杭州当地经商,家境殷实。楼家驹本人参加过电视节目,当过群演,在综艺中的人设是“没有家庭关爱的富二代”。

施暴的明明是楼家驹,这个社会对受害者的压力反而更大。

张露婷公开信息的微博很快达到了7万转发、3万评论。但是受到的关注越多,质疑和恶意揣测也在同比例增加。

每当有女性发生不幸,总有这样刺耳的声音出现,将受害者污名化。同许多性侵受害者一样,她也遭受了恶毒的荡妇羞辱:

更大的打击来自受害者家庭。妈妈说冤假错案那么多,你报了警怎么就确定能有一个公平的结果,为什么要把事情闹得那么大,以后不好嫁人,家里人也抬不起头。爷爷奶奶说:没真正发生什么,丢人倒是真的。

在多重压力之下,她数次割腕想要了结生命。在四下无人的深夜,陪她坚持下来的是另一些朋友——在事情曝光之后,数名有着同样遭遇的年轻女性联系到了一起。原来张露婷不是唯一一位被楼家驹侵犯的女生,但是没有人报过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张露婷站出来之后,女孩子们在黑暗中拉起了手,有的去做了笔录,有的联系了记者。她们在微信群里互相慰藉,帮助另一个她走出阴影,也是帮助自己。

所以我们从这几个故事中就可以对比出来,即便是这个世界对女生充满了恶意,但是我们也要对不喜欢的事情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