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令,将俄武装力量编制增加13.7万人,俄军总人数将超过115万人。

俄乌冲突至今已持续半年,双方陷入僵持,战局胶着,和谈难以提上日程。普京在这一背景下宣布扩军,立即触发了西方媒体反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普京这样做,有何玄机?扩军之举,又会否影响俄乌冲突走向呢?

增兵十多万,2023年生效

目前俄联邦武装力量中服役的除了现役军人,还有内卫部队、边防军、铁道兵、通信部队等。俄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为俄联邦总统,当前就是普京本人。

据俄媒报道,俄方公开的文件显示,2017年11月17日生效的总统令中规定,俄武装力量编制人数为1902758人,其中1013628人为现役军人。

而将于2023年1月1日生效的新总统令中规定,俄武装力量将包括1150628名现役军人,这意味着俄军编制人数需增13.7万。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对中新网记者指出,此次俄方公布的扩军人数有13万多人,相信不会是单一兵种,而是系统化、综合性的部队建制的扩大,可能各领域都会有,比如增加高精尖武器的操作人员

最近俄方加强了在飞地加里宁格勒、西部、南部战区军力部署以及高超音速武器的部署。可以看到,其面临新的安全压力和挑战

西方关注,猜测普京意图

对于普京的总统令,外媒猜测和炒作的兴趣浓厚。美联社报道,克里姆林宫曾表示,只有志愿兵才能参加俄军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在2月24日俄军入乌前,俄军有超40万名合同兵,包括约14.7万地面部队。

美联社援引分析称,如俄乌冲突持续下去,俄军力或“不足以维持在乌克兰的行动”,普京的总统令反映了对乌军事行动中填补军力的压力;而乌克兰已宣布“组建一支百万军队”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外媒关注普京增兵。图片来源:美联社报道截图

英国《每日电讯报》注意到,这是自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后,普京首次正式扩军。该报描述普京在导弹计划上“花费数十亿美元”以“制造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还将俄扩军与英军持续削减兵力作对比。

《纽约时报》援引兰德智库公司高级政策研究员马西科特的话说:“当预计战争会迅速结束时,你不会采取这种行动。”“这是在为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制定计划时,所做的事情。”

对于西方媒体渲染俄扩军话题,张弘认为,这只是西方借机玩弄话术,在欧洲炒作“俄罗斯威胁论”而已。他指出,决定增兵,是俄联邦安全会议对国家内外安全形势的一种判断,不用特意强调普京个人的作用,也不必过度炒作

专家:俄扩军为应对北约

张弘指出,俄此次扩军与俄乌冲突之间存在必然联系,但更主要的,还是由于俄与北约关系的变化。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俄与北约一度保持着基本的对话、合作关系。俄不断削减部队规模,收缩战线,减少军费开支,将国家预算主要投向了建设和民生等领域。

张弘表示,这些年,俄方在增加军备上的意愿和决心其实并不是特别强烈,因为军备竞赛和军事对峙对该国财政来说,是一个较大的压力。

但随着北约不断东扩,扩大其势力范围并积极拉拢后苏联国家,北约与俄关系逐渐紧张化。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双方的竞合关系转变,北约开始将俄视为潜在威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俄乌冲突的爆发,使得北约在欧洲正式开启了对俄军备竞赛,双方都在欧洲大幅扩军备战。张弘提醒,特别是马德里峰会上,北约提出要在欧建30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同时要求所有成员国将军费提升至本国GDP的2%。目前,北约成员国军费总和已接近1.3万亿美元,还准备吸纳两个新成员国:瑞典和芬兰。

显然,相对于仍在扩容的北约来说,俄罗斯当前的军事设备及军人数量,面临压力和挑战。因此,其必须做出反应调整部署,加速国防现代化、扩充军队人数,应对来自北约的新挑战。张弘称,俄罗斯可以说是“被迫走上了扩军这条路”。

现代战争不靠“人海战术”

张弘还明确指出,能否在现代战争中取胜,并不取决于军队数量,而是取决于军事装备的先进性以及军人素质等因素。俄在常规武器方面落后于西方,其每年军费与美国的8000多亿美元以及北约的近1.3万亿美元相比,是很有限的。

正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据报道,俄财政部5月时曾发布统计称,俄乌冲突持续近3个月,俄2022年前4个月的国防开支激增近40%,达1.7万亿卢布(约合274亿美元),几乎是全年预算3.5万亿卢布(约合500多亿美元)的一半。和美国、北约相比,俄罗斯军费的确是小巫见大巫了

张弘进一步分析称,当前,俄乌在军事上处于僵持状态,冲突将持续下去。即使冲突结束,俄军的力量也不足以发展第二个战场。俄想要维持其作为核大国在全球安全(格局)中的影响力,不过,其诉求与经济实力不相匹配。

张弘表示,俄国家安全战略以防卫为主:第一层面,是维持本国安全利益,以及保持对周边如后苏联空间、独联体国家的安全影响力;第二层面,是维持自身作为军事大国在热点地区的存在,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黑海地区的影响力。

他强调,随着俄乌双方在欧洲最大核电站之一——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发动炮击,当前更需关注的是核安全问题与战略稳定。只有控制全球军备竞赛、避免军事对抗,才能维持全球和平安全。